It's what I say

真羡慕你们,可以认识我

Nov
16

<转>当医生的宝宝遭遇感冒--正视感冒 by 李清晨

看了科学松鼠会的一个医生的科普文

觉得很有道理

很多人平时感个冒去趟医院都要吃药打针挂盐水

普通的感冒根本就不需要抗生素

相信自己的免疫系统

有点长,耐心看完


当医生的宝宝遭遇感冒

     
我差点因为这个事跟燕子翻脸,居然敢质疑我的专业素养!连医生的老婆都愚蠢若此,寻常人家对感冒的认识更不知道要有多离谱了。
随便在网上搜索了一些相关文章,不禁悲从中来,唏嘘不止。如此寻常的普通感冒,中国的治疗方式居然有相当鲜明的特色。但这样的特色绝非我们的福祉。那是相当地土鳖了。
感冒是一面魔镜,透过它,多少愚昧愚蠢甚至恶毒,原形毕露。只不过,显出原形的魑魅魍魉仍只有具备了金睛火眼才能识别,来来来,且借你一双慧眼把那感冒背后的愚蠢看穿。
                                                                                     —— 题记
 当医生的宝宝遭遇感冒
 
燕子犯傻
2008115日宝宝刚满一周岁,当天的1330分,我接到燕子的电话。清晨,咱家宝宝发烧了,咋办呀?
多少度?
 “38°4,用不用抱到医院去看看?
除了发热而外,有别的情况么?精神头怎么样?正常吃喝么?有没有哭闹或者打蔫什么的?
 “这些倒是没有,跟平时一样玩耍,吃奶也没见少。用不用上医院啊?燕子明显已经比第一次问的时候着急了。
————到医院来,先给孩子洗个温水澡,回头再测体温。
那用吃药么?我出去买啊?
药,不用你管,暂时也不用吃,我下班的时候带些回去
撂下电话,继续工作。1630下班,我到药店买了一种退热药(为了避免给读者留下我强调某种退热药的错觉,药名姑且略去)和一种几乎是万能的神药板蓝根冲剂(为了叫读者明白我对以中药抗病毒的厌恶,必须点名)。退热药是可能给宝宝吃的,板蓝根则是为了糊弄宝宝的妈妈和奶奶,一旦拧不过她们,非要去医院的话,也好拿板蓝根抵挡一阵(不是抵挡感冒,是抵挡燕子和俺娘)。唉,与自己的老婆和亲娘还得运筹帷幄呢,这年头做个坚持原则的大夫太不易了。光患者的愚蠢这一关就够你吃一壶的,可怜呀,愚蠢;可恨呀,这制造愚蠢的大环境!
 
到家后,俺娘说,孩子洗澡以后就睡了,体温已经降到37°了。燕子问:晚上再烧怎么办呀,要不要去医院?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不用,再烧再洗澡!
要是听你的话,孩子被耽误了,我跟你没完!
你要再敢跟我胡搅蛮缠,我就给宝宝换个妈!
可能是我回来的时候关门动静太大了,也可能是刚才嗓门不够小,总之宝宝这个时候醒来了,咿咿呀呀地要妈妈。燕子刚刚被我抢白了一顿,扁着个嘴就去抱孩子了。
呀!怎么又烧起来了,孩子身上好热。燕子赶忙把体温计给小家伙夹在腋下,这个凉凉的东西,宝宝显然不喜欢,挣扎着想把手臂抬起来。燕子按着她的胳膊,哄着她吃奶。体温计显示:38°5了。
我用小勺当成压舌板,看了一下孩子的嗓子,未见红肿,又趴在她胸口听了听心肺,心音呼吸音都没问题,再搬了搬脖子,也没发现异常(没脑膜炎的表现)。当然这一切显然把宝宝惹闹了,大哭着抗议,哭声嘹亮,中气十足,毫无沙哑衰弱的表现。
我去烧水,再给孩子泡个澡。
能行么清晨?这招是你自己想的还是书上写的呀?连我娘也要坚持不住了。
哈,回头我给你们找证据。
把宝宝从澡盆子里捞出来后,很快体温又降下来了。燕子和娘还是一脸狐疑。我的计划是,在宝宝清醒的时候,就一直用物理降温,临睡前给一次退热药。1930分,宝宝睡前体温又到了38°6了,我把退热药按其体重需要量的最低值给孩子吃了,大约十分钟后,孩子开始出汗,体温降下来了,一夜安睡。
一直到我早起来去上班,孩子体温都在正常范围内,而且一般状态良好。
 
116号的下午15点多,还未到我下班时间,燕子再次打来电话,这次她有点急了。
都超过39°了,还在家挺着呀?我要抱孩子去医院!
不去医院就是挺着么?按我昨天的剂量再给孩子吃一次,然后把孩子泡水盆子里!
你上班走之后,孩子就又烧了,早上吃一次药了,退热后又烧起来了,有你这样当爹的么?
现在就听我的对症处理,别的暂时没必要,听见没有?我几乎是咬着后牙槽子再说话了, 你这个白痴!
说完这些,我把手头的工作跟同事交代了一些,换衣服赶忙往家赶。我真担心这个笨蛋会把孩子抱来医院,就算做个采血化验,也是平白无故地叫我的宝宝挨了一针不是。宝宝别急,爹回来修理你娘,敢无故给我宝宝采血,揍死她!我心里念叨着发足狂奔,大约是20分钟后,等我到家的时候,孩子正坐在床上跟一堆玩具玩的热乎,看她爹回来,连理都不理,更别说感激我救驾之功了。原来,关键时刻,是俺娘压住了阵脚,没同意燕子把孩子抱到医院去,按我说的处理之后,孩子的体温已经正常了。7号的时候,又用了一次退热药,之后孩子的体温就一直保持正常到现在。板蓝根,本来是预备实在无法说服燕子只用对症的退热药时使用的,最终也没用上。
 
这一次愚昧的孩她娘——燕子,败的灰头土脸,李医生大获全胜。
 
正视感冒
可愚昧在整体上是如此强大,经常搞得我十分苦闷。我曾经费了很大的劲也没能说服一个护士不要在孩子仅仅是普通感冒的时候加什么抗病毒药。所谓循证医学这个概念人家根本没听过,也没打算理解。总之,孩子感冒就不能不给抗病毒的,理由还很充分,感冒不是病毒引起的么?在公众眼里护士这个群体应该算专业人士,可实际上穿上白服的人,却未必都有科学的医疗常识,如果说护士的循证医学思维之缺失尚可容忍的话,一部分糊涂蛋大夫干脆不理会循证医学这码子事就叫人忍无可忍了。
一说到医生,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我忽然觉得脑袋比平时大了三倍)。因为你实在搞不清楚他们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这里面因素庞杂,层层叠叠地交织在一起,厘清不易。
那么,我们先拣能说清楚的简单地说一下,希望能对极个别的人有所帮助。如果有的人居然能经由此小文幸而改变旧有的观念,那简直能把我乐趴下。
 
普通感冒是一种上呼吸道感染,俗称伤风(我老想在后面加上败俗),它由数百种不同病毒中的某一种引起。多数时候,我们无需知道是哪种病毒,临床上也不推荐对临床怀疑感冒的病人进行病原学检测。纵使知道了也意义不大——人类尚无成熟的针对上感的抗病毒药物,我们甚至可以将感冒称为不治之症
因为面对感冒,任你是医学泰斗武林至尊,除了静待其病程结束,几乎是没有可能将其一击而溃的。这和细菌感染引起的疾病可由抗生素来对付完全不同,比如由肺炎球菌引起的大叶性肺炎,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病人的肺将会经历充血水肿期,红色肝变期,灰色肝变期和溶解消散期(自然病程大约是1~2周)而后痊愈,不过出现严重并发症的话,病人就有性命之忧了。但如果给予有效的抗生素治疗后,其症状和体征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消失,且罕有并发症。但对付感冒,就没如此有效的办法,没有葵花宝典也没有九阴真经,可靠的只有我们自身的防御反应。
 
那么,面对普通感冒,我们就只能消极等待无所作为么?非也。
和我们应该做什么比起来,对付普通感冒,知道哪些是不必做的也许对朋友们更有价值。
第一,   没有证据表明应用抗生素可以缩短感冒的病程甚至减少并发症(大叶性肺炎则否)。那么,我们在遭遇感冒而又未出现并发症的时候,吃抗生素又有什么用呢?当一个药物无法发挥出其正面意义的时候,其出现副作用的可能却不会因此而减低。故此,普通感冒而未出现并发症的时候用抗生素,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傻帽行为。抗生素是干嘛的?是对付细菌感染的,但敌机尚未袭来,凭空地打高射炮,你得打多少发炮弹才能把恰好敌机揍下来?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昔日抗击非典时国人满世界喷洒消毒水的事来了。如果整个一个大区域根本没有SARS来袭,消毒水是奔谁去的啊?
第二,   既然现代医学没有针对能引起普通感冒的200多种病毒发明有效药物。那么在对付感冒的时候,应用抗病毒药就纯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扯犊子行为了。有学者指出,目前国内应用病毒唑(不要望文生义)有95%属于误用,我相信这其中用于普通感冒的占有了相当大的比例。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个坚持给自己孩子用抗病毒药的护士,是谁使其坚定这个荒谬的观点呢?教材肯定是没这么写,那就只能是医生的治疗误导了她了。但其不良反应比如骨髓抑制与溶血作用,这个护士肯定是不知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一种药物发挥不出其正面的治疗作用,其副作用就不容小视了。
第三,至于许多治疗感冒的中成药,由于其机制不清,疗效甚微,逐渐被医生和患者所淘汰。一些药商为了不失传统,不想改变原有的旧市场格局,就在原有的中药成分中添加上姑息疗法的现代药品成分。但加也就加了,别再嚷嚷什么无毒无副作用。且莫说其添加的现代药品不可避免的将会有副作用,就其中药框架的安全性近年来也受到了广泛的质疑,以方舟子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剔骨穿心地将中医药批得体无完肤,并指出其归宿——废医验药,只可惜废医验药提出虽然为多数受过正规科学教育的人所接受,但在中国,要真正迈出这样的步子却也没那么容易。废医验药的口号,方舟子不是第一个提出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以,将这三点放在一起说,是因为有一部分中国医生几乎将这三件事全干了,一个普通感冒上来就是一通组合拳,管它打着没打着目标呢,反正舞的呼呼生风咔咔作响,家属自然是看得俩眼发懵。没准还得暗暗佩服,这大夫水平真高呀,你看,既抗病毒又预防感染还有清热解毒的中药,想的多全面呀,只用7天就把感冒治好了。下次生病还得找他看。
 
好吧,前三样我都拒绝了,那么吃点对症的感冒药总没问题了吧?每天的电视节广告上,我们都能见到许许多多的感冒药的广告,既然人类无法缩短感冒的病程,我们就用感冒药来改善症状是不是上上之选呢?
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也没有莫名其妙的症状。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机体自身的防御机制早已经进化出应对感冒的办法。也就是说感冒所引起的所有症状都是机体抵抗入侵病毒的部分自然反应。应用抗感冒药来阻断或抑制这些反应实际上反而会使感冒持续更长的时间。
举例来说,轻微发烧会增强机体抵抗感冒病毒的能力,因此使用退热药其实是在敌我交战的时候一种扰乱我方军心的行为。但如果确实无法耐受发热带来的痛苦,退热药物还是要应用的,而且如果是小儿的话,还应该避免出现高热惊厥。也就是说退热药的应用应该是相机而动。成人如果体温未超过38°5,切对发热引起的不适可以耐受的话,那不妨干脆不用退热药,忍无可忍的话,也建议先以物理降温,无效的话再应用抗生素。对于小儿温水浴是对付发热的好办法,退热药反而是次选择了。在复方抗感冒药物中,有种成分可以鼻子停止流鼻涕,但它们可能使已受刺激的粘膜变得干燥,因而弊大于利。所以,鼻涕,不如任其尽情地淌。伤风加流鼻涕,也算一桩风流事。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了,也即我们常用的感冒药,其实总体上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单效的药物,比较常见的是退热药,比如阿司匹林、对乙酰氨基酚、布洛芬等等;另一种是复方药物,打广告的基本是这类。他们宣称几乎可以瞬时缓解所有因感冒而引起的症状。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药物成分都不可能只产生治疗作用而无副作用,因此当我们选择感冒药的时候,应该如何权衡这些呢?
比如您只有发热和鼻塞,那么我的建议便是,退热药加滴鼻剂,而不是一个对付感冒的万能药,因为那种药物除了对付了您的发热和鼻塞而外,其他的成分便处于无的放矢的尴尬场面了,他们自然不会闲着,比如给你制造点副作用啥的。只有傻瓜才会为自己还没有出现的症状服药并为此而忍受这些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呢!(没看我的文章之前那么做了不算傻瓜,不知者无罪)
 
最后,说说药物之外,也许甚至是最为主要的措施。
第一,   多喝水,不爱喝水的人可以大量喝汤。这不但有助于加快人体的代谢还可以防止脱水。有些体弱的病人,在应用退热药之后大量出汗,如果水分补充不足,会有脱水的可能。
第二,   多吃新鲜水果。有些证据表明,每天至少服用2000毫克的维生素C,可减轻感冒症状。但我总觉得大把大把地吃维生素C是一件挺傻的事,还不如吃下一堆富含维生素C的水果呢,当然,你不必吃大象那么多(想起那个用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做的那个恶心的广告来了)。尚有许多医生不推荐将维生素
C 用作感冒药。
第三,   适当休息。但很多人似乎无法只因感冒就彻底请假休息,在因感冒而休病假还是个有点奢侈行为的大前提下,我们治好适当地偷懒,比如除了非完成不可的工作而外,其余的可以往后拖一拖。能请几天假当然更好。
第四,暂时远离烟酒。感冒时吸烟不但会提高感染肺炎和其他并发症的危险性还会抑制免疫系统;酒精会增加粘膜充血不说,喝多了还会加重头疼。
 
进退两难
很多人抱怨看个感冒花了很多钱,于是骂医生无良骂医院缺德。 其实有时病人是把其他疾病误作了感冒,比如已经出现了细菌感染,或者其他严重的并发症。这早已经超出感冒的范畴,不是简单地对症退热就痊愈的了的。这种情况对医生扣屎盆子,实在是冤枉了好人。所以,不要在应该使用抗生素的时候却拒绝了医生的正确主张,倒霉的是自己。
另外的一种情况,比如有中国特色的抗感冒疗法,中西医结合的组合拳。就得仔细说道说道了。
单从技术层面来说,医生对付普通感冒实在是小菜一碟,就像我处理我的宝宝那样,哪个医生都应该会。但如果一个门诊医生直接对患者说回去多喝点开水适当休息就成了回去吧,不用打针,也不用检查,发热的话吃点退热药就行了……试想一下,他很可能被家属大骂一顿而后人家换个大夫继续看。而换个能开一系列检查并打出一套“组合拳”来抗感冒的医生远多于肯适当担当风险而倾向于少用甚至不用医疗资源来对付感冒的医生。久而久之,“组合拳”雄霸天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我确实没有在工作中对付过感冒的病人,但外科门诊经常遇到家属要求做CT的,多见于有肇事方的情况,当我觉得没必要的时候,我会说CT目前没有必要而且CT的辐射对孩子伤害很大。搞的家属最后大骂:你他妈的跟这个司机什么关系?我他娘的跟这个司机没关系!当然我只能在心里回骂,最后不得不开CT检查,伤心几次之后干脆懒得跟家属解释辐射的事了。求仁得仁,我何苦为了原则将自己陷于不利?很多组合拳手就是这么被险恶的江湖逼出来的。
 “组合拳疗法,太容易说服患者接受了。而且,如果这么治疗还是出现并发症了,你可无话可说了吧?我打出去的可是散弹呀,居然还有漏网的,那只能怪你老兄点背了。我一个2006年的时候才拿到执业证书低年资外科医生都知道普通感冒应用抗病毒药和抗生素是无效的,莫非那些常年坐门诊的高年资内科医生反而不知道了?
不排除有些老医生无法理解和接受循证医学的法则,仍旧依据其既有的经验看病,甚至有个别医生单纯是为了追求回扣,但更多的医生却很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
通常医生要根据疾病的一般规律、发生概率以及临床经验作出决策,这样的决策要恰到好处非常困难,如果事后总结的话,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医生的诊疗过程是无可挑剔的。毫无疑问的是,越是医患信任差,医生越愿意倾向选择过度医疗,因为过度医疗给患者和医生带来的风险一般远小于漏诊、漏治。在第一部分的事情里,如果我面对的不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几乎很难做到不动用任何检查。
盼只盼江湖不再险恶,医生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家属的不当要求。坚持原则的医生可以有生存的空间(目前的情况是坚持原则只会导致患者讨厌同行排斥)。而改善这个险恶的江湖,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悲观地以为积重难返,前途无。有调查显示,近6成以上的医生对医改不抱任何希望。
我写上面那些东西,只希望能够对常来的几个朋友有所帮助,几次想停下来转而去看色情论坛,越写越憋屈,有哪一点不是常识呢?自开博以来,在我这里写过评论的,很有一些国内甚至大洋彼岸的医学同仁,这些人的造访曾使我颇为惊讶,网海茫茫,他们是怎么误打误撞进来的呢?但今次若有同行看到我把一个感冒写的这么啰嗦,一定大失所望了。
 
这,不就是最最基本的医学常识么?可是,在我们国家,常识却经常成为十分奢侈的信息,我们该骂谁?
 
« I'm alRight 电琴视频关于笔记本电池的保养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I'm...

日历

Categories

Comments

Previous

Powered By Z-Blog
Copyright by Ray © 2008-2012